你的位置:主页 > 发展历程 >

晚圳赛龙突死之谜五顺提早言重组违聋败

10
11月

  赛龙五次重组失败

  代小权第一次重组自救失败:台湾信亿

  为解决公司资金和债务问题,代小权找到了台湾信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湾信亿”)洽谈债务重组事宜,信亿开始投入人财物介入赛龙经营管理。在这个过程中,副市长詹政与信亿公司董事长刘至圣就赛龙公司管理权问题发生激烈冲突。

  2014年9月12日,为进一步坐实对赛龙系公司的控制权。在时任市委书记黄斌主导下,“赛龙经营管理委员会“成立。该委员会由副市长詹政负责,成为赛龙公司最高经营决策机构。代小权在向江西省纪委实名举报的信件中写到:“黄斌在该委员会成立会议上威胁我,如果不配合,就把我关进监狱。除了配合外,还要拿公司的股份出来分。黄斌要求在会的每一个人必须签完字才能离开,我们一直僵持到凌晨四点,我被迫签署了这个备忘录。”

成立赛龙经营管理委员会备忘录,詹政为代表的政府全面接管赛龙系公司,董事长代小权被彻底架空。

成立赛龙经营管理委员会备忘录,詹政为代表的政府全面接管赛龙系公司,董事长代小权被彻底架空。

  代小权对共青城赛龙实际控股71%,当地政府没有任何资金投入和股权份额。该委员会成立后,代小权的经营、管理和分配权均被剥夺。身为最大股东、董事长和创始人只剩下投票权。詹政却具有一票否决和一票赞成权。他与黄斌有权干涉企业各种事务,却不用对企业经营结果负责。所有赛龙系公司,包括深圳公司、成都公司、共青城公司的经营公章,至今都在共青城政府手中。整个全过程里,始终没有开过公司股东大会讨论决议,甚至会议和相关文件的签署都没有通知公司的主要董事。《公司法》条款里,政府若要干涉民营企业的经营管理,前提是必须实际出资投入,工商登记必须变更。这两点时任共青城政府均不具备。却公开罢免了实投3亿元的深圳赛龙创始人代小权的经营控制权。作为法人代表,他只身前往海外拿订单的业务权利。

  本为指导方的政府,却成为了重组事务的主导和“赛龙系公司”日常经营管理的决策者。 “台湾信亿”认为重组各方主体的权利受到限制,担心重组失控,最终第一次重组失败。

赛龙经营管理委员会对收取赛龙系公司公章的决议

赛龙经营管理委员会对收取赛龙系公司公章的决议

  问及为何要选择共青城投资,代小权失落地回答:“当初确实没有想清楚。当时赛龙公司主管经营的二号人物祝敬海牵头了这次合作。此后我收到多次关于祝敬海的检举,内容是他与共青城部分政府官员有秘密协议,收取巨额回扣。”

  以上展示的会议纪要中,祝敬海也是“第一次瓜分赛龙系公司会议”的主要参与人。而代小权在与共青城官员接触中亦得知,赛龙公司其实早已进入了共青城的招商名单。

  代小权第二次重组计划失败:互联网公司合资

  为盘活奄奄一息的共青城赛龙,曾短暂暂获自由的代小权继续寻找重组方。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也曾进入视线。

  这家互联网公司创始人曾问询代小权资金链是否出现困难,并深度讨论成立合资公司推出新的品牌手机的可能性。2013年11月,经过多方协商,双方达成初步意向,赛龙以技术授权和研发人力资源入股,占51%,这家互联网公司以资金和互联网营销资源入股,占49%,合资公司依靠赛龙强大的研发实力以及互联网公司强大的资金实力以及互联网营销资源,推广新的品牌的手机 。

  “这对于我们公司来讲是一个重大转折机遇,全体赛龙管理层和员工都非常期待。我们很快就要达成协议了。”代小权说。

  就在去北京签署协议之刻,代小权接到了来自政府帮扶工作小组领导王卫华及邹秀峰的多次电话:要求不能签署该协议。如果签署协议,就要对代小权采取强制措施。在种种压力之下,代小权单方面放弃了这次重组努力 。

  上述互联网公司一气之下,停止了与赛龙的合作,但据钛媒体了解,至今他们也并不知道代小权“毁约”背后的真实原因。

  这本应是赛龙重生的机会。

  代小权第三次重组计划失败:内蒙古发展

  此时,接受詹政的重组安排反而成了代小权眼下唯一出路。詹政便邀周铭磊加入“指导“这场“资本盛宴“。周铭磊,国内二级市场充满争议且颇为神秘的PE资本大玩家。《经济观察报》在2013年6月24日,题为《周铭磊“重组魔术“之谜》的文章中这样评价:被周铭磊染指的重组概念上市公司,频频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频频因一场波动被交易所勒令停牌。不过每一次,周铭磊总能全身而退。

关于本文
  • 属于分类:发展历程
  • 本文标签:深圳,赛龙,突死,之谜,五次,重组,失败
  • 文章来源:文章编辑者
  • 文章编辑:manager
  • 流行热度:
  • 生产日期:2017年11月10日 08点01分
随机推荐
各种回音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